【悬疑小说】《人性与阴谋》(下部书)第一百三十四章节:巧碰机关出天牢,季东发愁往事忧。

2019-08-11 12:09 | 作者:飞翔的鹰【耿彪】 | 极速分分彩开奖_分分快三网站吧首发

【悬疑小说】《人性与阴谋》

(下部书)

第一百三十四章节:巧碰机关出天牢,季东发愁往事忧。

(本书纯属虚构)

话复前言,书归正传,话说,季东和陈朋二人摸着昏暗的光线,一直勇敢地往未知的世界里、探寻着、摸索着。其实顺着古墓的小小的甬道往前边走,一直走到了金刚石墙下边之后,这才发现由于十分强烈的大地震,使古墓的金刚墙产生了一道最宽处达半米的裂缝,而裂缝呈现出来树枝与闪电的状态。在昏暗的灯光的照射下,在金刚石墙的东南角处有一个小狗洞,足足有两尺见方大小、呈现出来四四方方的结构形态。却不知道通向什么地方,也不知道通向哪一个世界———

此时,季东和陈朋二人是连扛、带拎着将几小袋古董弄到了金刚石墙下边,这工夫季东忙关闭了头顶灯,而是点亮了矿井灯并往裂缝里边查看。原来裂缝里边是一些溶岩石,并没有什么可以通往外界的途径。季东有一些灰心了,一屁股坐在了地上。突然,陈朋冲着季东说道:“东哥~东哥~要不我钻到狗洞里边试一试?看一看能不能闯出去?”。季东坐在地上无精打采地回答着:“那你去吧?记住!无论能不能出去,你都得回来,懂吗?”。陈朋急忙也关闭了头顶灯,而是拿起来另外一支矿井灯并点着了冲着季东说道:“东哥,我去了…”。就这样,陈朋顺着金刚墙下边东南角处狗洞钻了进去———不知道过了多少时间,也不知道是什么时间了。突然,陈朋从狗洞里边钻了进去,而且脸上带着兴奋的笑容。当他走到季东身边时这才发现季东都快睡着了。陈朋蹲伏下来用手拽了拽靠在墙根下边的季东,大声地说道:“东哥~东哥~醒醒~醒醒~”。这工夫季东听见有人在招呼自己,急忙从瞌睡之中醒了过来。他用手揉了揉一下眼睛、而后抬着睡眼看了看陈朋忙问道:“哎呀!朋子,你可回来了?怎么个情况?”。此刻陈朋兴奋得脸上的肌肉一个劲地颤抖,整个鞋拔子脸形都快抽搐成了牛舌饼了。他急忙一屁股坐在了季东身边,并冲着季东说道:“东哥,我顺着洞口往里边爬着,一直爬了很久。这才发现洞口尽头是山的悬崖尽头,这块地方太隐蔽了。当爬到尽头才发现是这座大山的一颗老树洞,边上全都是枯萎的干树叶荒草,东哥,现在咱们走哇?”。季东一听什么一颗老树洞?顿时兴奋得“腾”的一下站了起来。他急忙双手紧紧抓住了陈朋的胳膊,而后兴奋地摇晃着问道:“真的吗?真能出去吗?”。陈朋一看季东兴奋了起来一个劲地点头。忽然,季东又低下了头摇了摇,忙说道:“朋子啊?这几小袋古董?”。陈朋还没有等季东说完话,于是乎他先开口说道:“东哥,咱们这么地行不行?咱们俩你推一袋,我在头前边推两袋,不就拿出去了吗?”。季东一听陈朋这么一说,于是看了看陈朋点了点头说了一句“走!就这么办!”。就这样,二人一前一后顺着狗洞往里爬去,陈朋在前边趴着双手推着两个小袋文物古董,一边用力往里边推着,一边往里趴着。季东呢也是跟他一个模样。其实,这三小袋古董直径也就是一尺见方,从两尺见方的地方拿出去,也不是太难。原来,这个洞口是这座大山底下的流水、通风口,在唐朝以前的古代大型墓葬的形式上,一般豪华的国君、代王、郡王一派人物,形成了以开山穴、以葬礼形势。所以这座古代皇帝大墓也是把大山根基挖空,再将皇帝的棺椁安置在大山峰的“地下室”里边,而后封闭石门、再用石块和泥土封死外边。这样,天长日久、朝代更迭、日复日、年复年,地表上长满了荒草和碎石块,以及花草树木。从外表来看根本就看不出来这地方地底下有古代大型皇帝陵墓。只有大山峰周围的村庄附近会出现大型的石头雕像、牌坊、神甬、神像、以及木头建设的房屋、牌楼、以及地面上的各种建筑。

然而,这种虚伪的外表却逃不过一种人的眼睛,那就是江南水乡特有的人种“老道”。“十个老道士、九个土夫子,还有一个风水师。”这句话从长江以南、到中原故土,再到东南沿海比比皆是。凡是有道观、宫殿、庵堂的地方,就有道教文化、就有风水师,凡是有道士的地方,必有土夫子、摸金校尉、搬山道人、卸岭力士,凡是出家当道人的没有不认识古代墓葬的,风水课、天象课是每一个老道士的必修课程。记住了:“湖南、湖北,江苏、江西,浙江、福建、广东、广西八个省份里,要想盗古墓、观风水,占星象、算封象,你随便找一个道士,百分之一百懂得”。为什么要介绍这些呢?咱们必须交代一笔,这是江南水乡、东南沿海特有的“地方特殊文化”,这也是长江以南的“南方人”特殊的文化传统,尤其以江西人和福建人最信这些,也是几千年历史的传承,形成了地域特有的风光……

咱们再说季东和陈朋二人,历经千辛万苦终于逃离了古代的“地狱古墓”,当他们二人从乱糟糟的荒草、枯树叶的土堆里爬出来时,浑身上、下全部是土和枯草、枯树叶的。季东站在大树边上仔细观察着这里。原来这个地方正好是这座大山峰的另外一侧,此地方正好处于一颗粗犷的死榕树下边,由于这颗四、五个人都抱不过来的死树树根已经烂空了。正好季东和陈朋二人爬出来的墓穴洞口,处于树根烂空的部分底下位置。其实,季东和陈朋爬出来的洞口是一处盗洞口,由于盗洞年代太过于久远了,周围布满了枯草、树叶和尘土———

“季书记~季书记~季书记~”一个声音,由远而近,由小到大,季东迷迷糊糊之中睁眼看了一下对面,“噢!谷帅啊!”他说完话之后便伸展了一下懒腰,而后急忙“腾”的一下站了起来。此时,司机谷帅走到季东面前冲着他问道:“季书记?你看这个?”,谷帅用手一指席思上那个骷髅头骨。市委书记季东急忙冲着司机谷帅说道:“找个沒人的地方埋了它,对了那两个服务员的事情,一定安排好,别弄出什么绯闻,这件事情你去处理吧,办完这件事情之后来车接我,咱们去武夷桃花坞”。司机谷帅急忙答应了一声,便随便找了两个黑塑料袋包了包那个骷髅头骨,便急冲冲走出了龙城市市委书记的“安乐窝”。咱们先不说司机谷帅如何去处理那个“骷髅头”,回过来再说市委书记季东,一觉醒来精神了不少。于是乎他招呼宾馆服务部门收拾了一下室内卫生,而后坐在真牛皮欧式沙发上开始琢磨这是谁干的呢?当年,由于“年代特殊”,很多人和事情已经无人问津了。当季东和陈朋二人逃出来之后,一商量决定不回凤霞镇与丰喆镇交界的矿山里了。于是乎二人偷偷打听了附近村子里的村民,传说孙辛、钱鸣、钱扬、钱山孪生兄弟三人以及其它几个人,全部埋葬在了废弃的地下矿井里边了。于是,季东与陈朋带着古董秦昭王地宫里的三只金编钟、玉玺、秦王古镜、以及秦昭王香熏金鼎、秦昭王的九龙玉佩和秦王龍吟古劍,神秘地消失在了那场“天灾”之中了。市委书记季东依靠在沙发上,一边喝着服务员刚刚研磨好的咖啡,一边看着62寸超薄电视里传出来的“炮火”声声,默默地沉思着~沉思着~~

一个小时后,司机谷帅开着桑塔那2000A9轿车,来商务宾馆接市委书记季东。二人一前一后走出了豪华的宾馆。司机谷帅先行走到桑塔那2000A9轿车的后车门处,手里一按“电老鼠”“滋滋”一响便打开了后车门,司机谷帅左手忙一拉后车门,右手挡住后车门顶端钢沿避免季东磕了脑袋,市委书记季东走过去一哈腰便钻进轿车,而后只听见“砰”的一声关闭了车门。随后司机谷帅也钻进了驾驶室。桑塔那2000A9轿车一溜烟地消失在了淡淡的薄雾之中。桑塔那2000A9轿车顺着金碧广场,快速地拐了一个转弯。飞驰在城市中心大街上,不到二十分钟便拐了几道弯驶离了龙城市市区。桑塔那2000A9轿车直接奔着东城经济开发特区而去,飞奔般地往北仓海港码头而去……

然而,市委书记季东虽然心滤憔悴、忧心忡忡,但是让他更没有想到的事情正在萌芽。虽然这座十分古老的城市,拥有着秦朝初年建县的历史,和拥有两千多年历史的苍桑,也不足以让平静的水面泛起波澜,和水面下边暗暗涌动的惊涛骇浪。

要知后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