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悬疑】《人性与阴谋》(下部书)第一百三十三章节:古墓消息暗重重,巧得水源心迷惘。

2019-08-11 12:08 | 作者:飞翔的鹰【耿彪】 | 极速分分彩开奖_分分快三网站吧首发

【长篇悬疑】《人性与阴谋》

(下部书)

第一百三十三章节:古墓消息暗重重,巧得水源心迷惘。

(本书纯属虚构)

话复前言,书归正传, 话说四个人争吵了起来,争吵了一阵子最后谁也不说话了。一切陷入了寂静之中,一切死一样恐怖、一步步袭来——

突然,“轰隆”一声闷响,大地在摇曳、古墓的大圆形穹顶也在摇晃,接着整个墓室发出了“嘎吱~嘎吱~嘎吱~”的声音。陈朋坐在季东身边开始一阵阵紧张,东张西望地观察着漆黑的周围环境。而此时,钱鸣、钱扬二人已经扛着大小不一的袋子,走到了他们掉下来的那个地方,往那里一坐也是心惊肉跳、也东张西望着。远处,一团漆黑的东西,无声无息之中掉了下来,直接奔着钱鸣、钱扬兄弟二人砸了去。突然,一声声惨叫,一声声哀嚎,在这漆黑的世界里回荡。此时,陈朋和季东也是吓得浑身上下发抖,看着远处黑暗之中的矿井灯下那凄惨的叫唤,他们麻木不仁了、有如另外一个世界里的僵尸一样,看着、看着、听着———

忽然,他们几个人先前去过的陪葬室里传来了“吱吱嘎嘎~吱吱嘎嘎~轰隆~”的声音。这时,季东冲着陈朋说道:“东哥,咱们过去看看吧?好像是石头掉下来砸到他们二人了?”。此时,季东余怒未消心里仍然怒不可遏,它冲着身边的陈朋说道:“走,先找出口?而后再说”。季东说完话之后便抬头看着古墓穹顶上的发光点。突然,他来了灵感、仔细观察着古墓穹顶上的发光点,好一会季东一拉陈朋忙不喋地说道:“朋子,走”。他说完话之后二人便站了起来直接冲着正南方向走了去。当他们在黑暗之中一步步摸索着,一个十分恐怖的声音“晤哇…”沉闷地响过,季东浑身一哆嗦、急忙一拽旁边的陈朋问道:“朋子,你看到什么了吗?”。这工夫,陈朋也是借着头顶灯的昏暗灯光往四周寻觅着,可是半天也没有看到什么。于是乎他冲着前边的季东说道:“我说,东哥,什么也没有哇?咱们这是往哪里走哇?…”。此刻,季东也不知道往哪里走,只是一个劲地奔正南方向走着。可惜自己身上平时带着的罗盘,今天却扔在了宿舍住地了,要不然早就找到了古墓暗道出口了。季东只顾往前走着“碰”的一下,将季东腿根碰的生疼,他急忙就地蹲了下来。就在这工夫身体后边传来“妈阿!疼死我了”。原来,季东在黑暗之中走着,无意之中被什么东西碰了一下,由于自己走得挺慢,所以碰得不太严重。可是自己后边的陈朋却不知道被什么东西拌倒了。此时,陈朋却一个劲“哎哟~哎哟~”地惨叫,季东急忙低头看了一下被碰撞的左小腿,一看没有什么事情。于是乎他急忙回转身冲着陈朋走了去。他借着昏暗的光亮只看见陈朋斜躺在地上,右腿处一阵阵鲜血直流。季东急忙一拽身体上的衣服袖子,撕扯下来一条布条帮着给陈朋右腿上包扎起来。原来,陈朋在黑暗之中只是瞧周围环境了,并没有注意到脚下有一只一尺高的镇墓青铜“兽”,季东帮着陈朋包扎完之后,而后仔细观察着陈朋身边周围的地面,这才发现这只一尺高的镇墓青铜“兽”,委东走到这只青铜“兽”旁边,蹲伏下来仔细端详了一阵子。他忙用双手拽了拽“没有动”,接着又往左右转动着。突然,“卡嚓~卡嚓~卡嚓~”响动了起来。季东顿时来了精神头,他此刻才弄明白这是一个古墓“机关”,这是一只青铜制造的镇墓兽,镇墓兽底下是一组八宝机关、旋转螺栓一类的暗道、消息、埋伏的东西。季东刚才是顺时针转动了一圈,这工夫双手松开便不动了也没有动静了。季东急忙再一次双手握住这只青铜怪兽,又一次开始旋转“吱吱~嘎嘎~吱吱~嘎嘎~”,一口气转动了九圈,再也拧转不动了,好像拧转到了尽头。

突然,天地抖动、黑暗颤抖。古墓的地面在微微抖动了起来,季东一看不好,急忙一拽身边的陈朋叫嚷道:“朋子,快趴下,有机关…”。就在季东的话刚刚说完之后,接着便传来了“嗖~嗖~嗖~嗖~”一道道火光、射得四处乱飞,接着便是一声声“咯棱棱~咯棱棱~”几声沉闷的响动。原来,青铜的镇墓兽是机关的掣,刚才季东启动了机关掣,这才有驽弓、毒箭、火流星、硫磺球从消息、埋伏的发射巢里射了出来。此刻,两个人谁也不敢站起来,季东爬在地面上冲着对过爬在地上的陈朋说道:“朋子,你沒事吧?”。陈朋冲着季东忙回答道:“东哥,没事。只是刚才右腿扎了一个口子,现在疼痛一些,一会就好了,你说这些机关启动了,咱们俩下一步该怎么办?”。季东一听陈朋在问自己并没有马上回答,而是仰头看了一看周围漆黑的环境,而后冲着陈朋这才开口说道:“一会再说…”。忽然,一切又恢复了平静没有了暗器的发射,只是四周又一次陷入了沉静和阴森之中。二人等了好一会,一看也不射火苗子了,也不射毒箭了。

此刻,季东忙站了起来仔细观察着周围的环境,可是观察了好一会、什么动静也没有了,只是阴森恐怖的寂静和无息的潮湿阴暗。“东哥、咱们还往前边走吗?”陈朋走到了季东旁边问道。这工夫季东是心里忙然不知所踪。他一边往前边走着,一边仔细地观察着周围。当他们二人走到了古墓的尽头时这才发现,原来前边墙脚处是一个三十度的斜坡,足足有三、四米长度,上边墙脚处一条小甬道里边黑洞洞的,不知道通向何方?地上散落着不少青砖和破碎的砖头,很明显这是地震造成的堵塞墙砖脱落,而且十分奇怪的是一直没有找到古墓地宫大门和神道。在这个好像是大澡盆里扣着的古墓里边,只有无声无息的黑暗和寂静。

季东一步步走上了斜坡,一边走一边躲避着脚底下的砖石块,当他领着陈朋一直走到墙脚处,借着昏暗的灯光,才发现这只是一条小甬道。陈朋在季东身体后边忙问:“东哥,咱们还是先回去,把矿井拎过来吧?一会头顶灯该没电了?”。季东正伸着脖子往甬道里边观看着,一听身后边陈朋说得也有道理,于是乎他急忙一转身一拽陈朋说道:“走,上钱鸣那?将矿井灯拿过来”。就这样,二人一转身便大踏步地往塌陷的地方走了去。当二人走到钱鸣、钱扬的位置这才发现,此前的响动和惨叫,原来是塌落了一堆碎石头。季东急忙走到二人坐着的地方,钱鸣爬伏在地上,从腰部往下全部被埋在了碎石与灰土之中,只有上半身和脑袋还露在外面,钱扬则完全被埋葬在了碎石堆里边了。陈朋急忙开始扒碎石头,这时季东也开始帮助着扒碎石头,可是由于长时间没喝水、进食了,已经没有了太多的力量了。二人扒了一会一看不行,再看二人已经没有了呼吸。季东一屁股坐在了地上,一边喘息着、一边冲着黑暗之中的陈朋叫嚷道:“朋子~朋子~别扒了,都没气了,就是活着,咱们也无能为力了,还是拿着研井灯走吧”。

此刻,陈朋已经累得扒不动了,也是一屁股坐在那累得呼嚇带喘的。他这工夫听身体左边季东在招呼自己呢,于是乎连滚带爬地冲着季东方向而去。就这样,二人坐在地上休息着、突然一股清水“哗~哗~哗~哗~”之声,从二人身体后边传了过来。季东一听有水声急忙爬了起来,冲着水声方向走了过去。当季东走到了流水声响的地方,这才发现是石壁上边流淌下来的,借着昏暗的头顶灯光从石壁上仰头观看,只见离地面二、三十丈高的地方,是断裂的古墓主室的石头塌陷的地方,有一个方圆二十多米的大窟窿。再往大窟窿上边望去便朦朦胧胧的迷茫的景象了。

此刻,季东有一些迷糊了,我们四个人怎么从这里掉下来的呢?尤其是这高达几十丈的高度,再看看古墓穹顶的外边,朦朦胧胧之间有悬崖绝壁的影子。此时不仅季东站在那愣头愣脑地惊愕了,就连刚刚赶过来的陈朋也站在那惊呆了。陈朋开口问道:“东哥,咱们走,还是不走啊,我拿着矿井灯呢?另外那几袋古董怎么办呢?”。季东正在发愣,一听陈朋在问自己。于是,他一转身冲着陈朋说道:“朋子,你手拎一袋,再背上两袋,剩下的我来拿着”。接着二人用手捧着流淌下来的水流喝了个水饱。这工夫,季东冲着陈朋说了一句“走!拎袋子”,陈朋一听季东发话了,于是乎他转身便走一直走那几袋古董面前,用灯光一检查才发现只剩下了三小袋子,另外两个用裤子作成的袋子全部埋在了碎石堆里边了。

就这样,二人拎着三个小袋子,一直奔着刚才发现的古墓甬道走去,当二人走上斜坡进入古墓甬道之后,这才发现一条直线的甬道很深、很深。其实,顺着古墓的甬道往前边走,一直走到了金刚石墙下边,这才发现由于地震产生了一道最宽处半米的裂缝,裂缝呈现出来树枝闪电状态,在东南角处有一个狗洞,足足有两尺见方、呈现出来四四方方结构。不知道通向什么地方——

要知后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