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虎泉畔半日游

2019-04-10 15:56 | 作者:浪迹天涯 | 极速分分彩开奖_分分快三网站吧首发

周六的下午,光明媚,春意融融,媳妇说,护城河边的柳枝该绿了,去看看吧,于是就坐车去了。

到解放阁下车,一眼就看到了那一抹新绿,嫩绿,翠绿,像初生的婴儿,透着一种生命的勃勃生机,让人看了格外振奋。 “碧玉妆成一树高,万条垂下绿丝绦”,柳枝柔软着,荡漾着春风,迷醉着人们的双眸,真想折一支,把那一汪绿浸透到心里。小时候,在农村老家,是可以爬到树上,折下柳枝做哨子的,或者编个框子戴在头上。一群小孩爬上爬下,打打闹闹,玩够了,带着满身的泥土,高高兴兴回家了,那种童年的乐趣颇类似曾子的“浴乎沂,风乎舞雩,咏而归”,是现在玩电子产品长大的孩子无法想象的。

今天天气好的缘故,游人特别多,几个小姑娘穿着汉服,很婉约的走过来,颜色以红,白,青,绿为主。汉服宽袍大袖,剪裁简单,看着轻盈大气,像一副水墨山水,相比汉服,和服要繁复的多。那年在日本东京浅草寺,看到许多穿和服的小姑娘,颜色五彩缤纷,后背一个小枕头,走路迈不开步,倒显得娉娉婷婷,很淑女的样子。后来,我也曾经在富士山下的一个温泉酒店穿过和服,那是店方要求的,我和虎子哥还照了个合影,同去的朋友都说我俩比日本人还像日本人,我也不知道哪点像,感觉要是再留一撮仁丹胡,配把腰刀就更好了。

站在护城河边,看天,看树,看水,更看路边的游人。天是蓝的,树是绿的,水是清的,游人则各种各样,有三五成群的小姑娘,卿卿我我的小情侣,其乐融融的一家三口,也有愣头愣脑的小伙子,晒太阳的老头老太太,以及思春的中年妇女等。甚至还有一个旅游团走过来,听口音像吴侬软语,看来是江浙一带的,都是些退休老人。带团的导游居然是个彪悍的山东汉子,身高丈二,腚大腰圆,我看着就想笑,难道我堂堂山东文化大省就找不出几个眉清目秀的小姑娘,居然让鲁智深去拿绣花针,这也太奇葩了吧。

护城河里的水并不深,大概只有一米多,清可见底,最下面的水草被水流拂动,向一边倒伏着,都说水至清则无鱼,我仔细看着,还真没看到有什么大鱼,只有几条一指长的小鱼,欢快的游动着。大概蛰伏了一个天,昏头涨脑,现在也需要出来晒晒太阳,活动一下筋骨吧。有个好友喜欢钓鱼,媳妇有时也跟着去,对鱼的种类比较熟,在旁边指点我说,这种鱼叫窜条,长不大,一般钓上来都是炸着吃,像这里的水这么清,鱼肯定好吃,说完了自觉不妥,笑了。

有游船驶过来,上面坐了寥寥几个游客,游船可以从趵突泉驶到大明湖,是这几年刚开发的旅游项目,但白天坐有点意兴阑珊,因为两边的景物大都雷同。如果是晚上就漂亮了,火树银花,桨声灯影,水中藻荇交错,两边树木婆娑,枝丫横斜,色氤氲,人淡如菊,那种情景想想都美。

边走边看,一会儿就到了黑虎泉,这是仅次于趵突泉的第二大泉眼,也是不用花钱买门票的景点。只见一个方形池子南侧壁上,嵌有三个石头雕刻的虎头,泉水就从虎嘴里喷涌而出,哗然有声,水质通明剔透,清冽甘甜。泉水汇集到池子里后,再瀑布般溢出到护城河。

虎头上方镶有一块石板,上书“黑虎啸月”几个黑底绿色大字,字是行草,苍劲有力,只是“啸”字写得局促了点,怎么看都像一“屌”字,这使我猛然想到山东博物馆那个段子。说有三个人经过山东博物馆,看到上面的题词,一个人情不自禁的念出声,“山东情妇馆”,另一个说,啥眼神,这明明是“山东情妇报”,另一个审视一番,笃定的说,一看你俩就没文化,这分明是“心系情妇馆”。博物馆的题词是郭沫若的手笔,我每次从那走都要仔细看看,确实就是山东情妇馆,怪不得康生当年对郭沫若的书法很不屑一顾,说左手都比他写得好,看来确实如此。

黑虎泉水量很大,为方便市民取水,旁边专门安了几个水龙头,有游客用矿泉水瓶子接了品尝,也有的居民带着塑料桶提回去泡茶。旁边还有一组雕塑,两个济南柴火妞手托莲花,一个小屁孩抬头傻笑,莲花的下端连着一根管子,旁边有二维码可以扫码付款,水就从管子里汩汩流出。好茶配好水,作为我这样一个嗜茶如命人来说,这里的泉水有点天然的吸引力,也曾经动过去提水的念头,但因为周边无法停车还是放弃了。

倒是在黑虎泉旁边就有一个茶铺,大碗茶,两块一碗,和媳妇买了两碗,坐在小板凳上观水品茶。茶是茉莉花茶,好多年没喝了,茶水略苦,茉莉花味很浓,解渴可以,品茶就算了,有点暴殄天物。

坐在岸边可以看到对面的解放阁,凝重肃穆,巍然屹立。48年打济南时,就是在这里,最先打开了一个缺口,解放军的先头部队轰然而入,乘胜追击,济南城一夜易主。记得看过一篇文章,是攻打济南城的老兵写的回忆录。打济南的那夜正好是中秋节,从来没见过那么圆,那么亮的月亮,部队杀了好多猪,蒸了无数笼屉馒头,总指挥许世友做战前动员,对他们说,今晚猪肉粉条随便造,吃饱了立马攻城,明天一定要“打进济南府,活捉王耀武”。言犹在耳,一晃七十多年过去了,一代人风流云散,只有泉水依旧东流。

中午和父亲对酌,喝了点高度白酒,此刻在暖阳的照耀下,有些熏熏然,真想枕着这泉水,听着这泉声恬然入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