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悬疑小说】《人性与阴谋》(下部书)第一百五十一章节:山坡树下灌溉忙,半途绕道见萧南。

2019-09-07 19:00 | 作者:飞翔的鹰【耿彪】 | 极速分分彩开奖_分分快三网站吧首发

【长篇悬疑小说】《人性与阴谋》

(下部书)

(本书纯属虚构)

第一百五十一章节:山坡树下灌溉忙,半途绕道见萧南。

话复前言,书归正传, 话说李再看越野车撤着欢似的一直冲着乡间土道奔驰而去,这是一种冲锋,一种从半山腰处往大山峰脚底下的飞腾,直接奔着家乡清水河古镇的可门港而去。这回小胜子一改以前的赣福或赣厦两条高速公路,改朝西再往东进顺着赣江往东走过闽江中部,而后调头再往东南的罗源县大冒山区前进。五个小时之后,小胜子驾驶的越野车已经越过了云岭山脉,在宁滁县的塘下乡的三省交界处,拐向了东南方向的云岭山脉以东开了下去。

此时,越野车顺着山峰间红土乡道飞驰,历经四个多小时的行程,已经远远地可以望见白色的云雾深处大帽山主峰釜岩陀,那尖锐的主峰好似陀螺一样高高耸立,以及浓墨重彩间时有时无的半山腰的古栈道,转瞬之间便消失在越野车的左侧,随着越野车的车速加快又在高速公路上拐了几道弯,最终似箭头一样无声地消失了。

远处,釜岩陀的古老栈道时隐时现,一会的功夫又隐匿在蓝天白云之中。这工夫越野车的车速明显越开越快,不到一个小时便飞跃到了河滩边上。此刻,小胜子驾驶着越野车“吱扭”一声便将车停在了河滩边上。因为,一但越野车越过了北闽江这一段江岸之后便进入了建阳区的溪口村,再穿越过七公里的小小村落就可以直接奔驰到宁上高速公路,上了武夷东南段便可以东进罗源与清水古镇的可门港了。

这工夫,小胜子却是不着急也不着忙了,于是此时小胜子将越野车停在了北闽江的溪口村江岸江滩边上了。此时,李军打开副驾驶的后车门走了出来,当他看到了这条并不宽阔的江滩,再看看三面环绕大山的小村子若有所思。就在这功夫小胜子已经走下了越野车,当他走到李军身边的时候看了看而后冲着身边的李军说道:“军哥,你看这江滩子,多像咱们家乡的敖江东滩呢?”。此刻,李军转头看了看小胜子回答了一句:“是啊,多像啊?对了胜子还有多远到清水?”。这工夫,李军面对眼前的景象有了一种亲切情。当李军一步步走到江滩边上蹲伏下来,遥望着对岸那三、五成群的老水牛,还有那模糊不清的放牛人依偎在竹林子边上的礁石下面。此刻,李军不油自主地走到江滩边上,用双手捧着清淡淡的江水洗了洗脸,而后一转身冲着身体后面的小胜子叫嚷道:“哎,胜子,你也过来洗洗脸,这江水还真比咱们家乡的水源清净多了,你看干净的可以见到底了?”。此时,李军说完话之后便看了看清凉的江水,而后抬头仰望着看了看远处大山的身影。这才慢慢地站了起来此刻唯独身边的江水“哗…哗啦…”的流淌着。

这时,小胜子慢慢地走了过来,而手中不知何时弄拿着一张地理图,再看这张地理图不大标标点点划着河流、山脉、地貌的线条。小胜子走到李军面前忙说道:“军哥、江滩对面的云雾山东端和云岭山山脉的北坡五龙岭?”。这功夫,李军甩了甩湿漉漉的小手用那秀才似的的小嫩手一指,远处的云雾山与武夷山的支脉云岭山说道:“我说、胜子,你弄错了吧?几年前我记得咱们回家不是路过那个云雾山?”。此刻,小胜子听李军这么问自己急忙说道:“军哥、八年前咱们走的是西边的秀阳山与西北角处的紫云山,走的是赣福或赣厦两条高速公路,顺着北云岭一直南下走北边青芝龙凤山的老虎峰峡谷,以东边定白老县城和云雾山的主峰云都峰,这回咱们走得是朝西再往东进顺着赣江往东走过闽江中部,而后调头再往东南的罗源县大冒山进去。现在咱们所处的位置是在清源江的西南角上,一会呢,咱们的越野车再往西南的云雾山西峰狮陀岭开过去,少走二百三十多公里的路程,不到一个小时咱们就进清水了~”。这工夫,越野车已经从山区的群山叠翠中开进了城市的郊区,可以远远地看见了高速公路下边的水稻田地和一幢幢别墅了。

一个小时之后小胜子驾驶的越野车,已经越过了云岭东端山脉在宁滁县古塘镇的宁崮乡的田野里了。当越野车开上了一座大之后,这工夫小胜子用手一拍方向盘,冲着旁边的李军自言自语了一句:“呵!闽东大桥”接着便不吱声了。再看越野车急速地冲出了石头钢丝斜拉大桥,在桥头下道的地方拐向东南的一条省级公路。这工夫小胜子自己却嘿嘿地乐了,急忙冲着远处的道路边上的路牌看着。

这工夫,李军一听 小胜子说闽东大桥,,急忙再往车窗外边观望之时这才发现越野车已经快速驶离了大桥。当他仔细观察着这条省级公路时,远处的道路旁边边上的路牌吸引了他,虽说这只是一闪而过之后便消失在了茫茫原野之中。

此时,小胜子却兴奋地冲着李军说道:“哎!军哥,咱们现在顺着西海省级马上进定白老城,再从狮峰崖子转向东便是清水东港黑屿村了,再有半个多小时就进入清水河高新技术开发区的可门港务片区了,这回可到家喽”。这工夫李军转脸冲着小胜子说道:“胜子,我先打个盹,一会车进了可门港务片区的八七五路你叫醒我,我在三叉口的新星船运运输公司下车~”。此刻,小胜子一听李军要在侨羽的公司停车,心里顿时升起了一股莫名其妙的邪火大声说道:“对!必须找侨羽问问是不是他带人掘了古墓里边的东西?”。李军一听急忙一摆手解释道:“我不是这个意思,看一看侨羽这半年多回没回国?如果真的回来了啦?那咱们聚一聚?聊一聊这一段日子干什么去了?对了,胜子、你停一停车我方便方便?”。这时,小胜子看了看车窗外面,原来越野车正处于山坡的边上。

于是,小胜子一脚刹车顿时停了下来准备下车方便,再一看越野车停在山坡的边上。这时小胜子一转身便打开车门走出越野车。这时李军早已经走了出去,并且一直走到了道路边的树木下边,二人并排站立在一颗山坡边上的一颗树木下进行浇水灌溉。此刻小胜子一边方便一边冲着李军问道:“哎!军哥、一会咱们上了西海高速进入定白(龙南古镇)老城区,用不用在你老同学那呆一会而后再回家,按照现在的线路半个小时咱们便可进入老城了?”。这工夫李军正往树后边的山坡下边的公路瞧着,一听小胜子问自己急忙看了一下他忙回答:“行哬!正好快一年了没看见狗不理包子了,正好上他的公司参观、参观~”。就这样,二人方便完之后,重新走回到越野车的旁边便钻进了汽车。小胜子开着越野车飞奔在乡间公路上,周围群山倒影飞快地掠影而过———

三十分钟后,越野车停在了龙南古镇的上海东路商贸一条街的东端,这里便是定白古城最兴隆、最热闹的街区。一条净化十分干净的长街宽约二十米,全部是水泥路平滑光亮。道路两边都是一人多粗的大榕树,每一颗颗大榕树都高达三米多,整齐地排列在古老商贸街道的两旁,巨大的树冠和茂密的枝干与树叶掩盖住了强烈的阳光真可谓是枝繁叶茂、绿树成荫。

此刻,小胜子开着越野车已经慢慢地停在这明朝古街的东街口边上,只见东街口正北边上一幢五层旧楼呈现在眼前。此刻,小胜子转脸正想张嘴说话好告诉李军到地方了。可是当他一转脸朝着后车座椅上看去,顿时就笑了笑而后又摇了摇脑袋。原来在这三个多小时的一路狂奔之中,时而减速时而加速,时而超车时而雾里漫步。

此时的李军已经憨然睡着了,而且他在后车座位上已经躺卧那鼾声如雷,正是睡意正浓已然进入了乡。这工夫小胜子并未急于叫醒他而是看着,只见李军脖子后仰侧卧躺后排座位那里,嘴唇微微张开露出来一个大板牙,两个鼻子孔里还有一股“清泉”流淌了出来。再往大饼子脸上观看表情时而皱眉时而舒展开眉头皱纹,嘴唇间吐出来一阵阵气流来了。

此时,小胜子看了一会李军已经憋不住想乐了,心里在想这个活睡觉还在吹气的真有意思。这时小胜子轻声地嘻嘻笑了笑,而后又摇了摇脑袋接着掉过头静悄悄地看着车窗外边。此时此刻他们的这辆越野车已经停在了狗不理包子萧南公司的不远处了。

这正是:

欲罢不能寻珍宝,三进荒山古墓中。

古岗云层雾更浓,千辛万苦两手空。

只知历史千古谜,腥风血帝王家。

空留生死两茫茫,从此千年无人问。

要知后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