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小说】《人性与阴谋》(下部书)第一百一十三章节:侨羽大怒假海参,李军嬉笑浪女人。

2019-07-25 12:58 | 作者:飞翔的鹰【耿彪】 | 极速分分彩开奖_分分快三网站吧首发

【长篇小说】《人性与阴谋》

(下部书)

第一百一十三章节:侨羽大怒假海参,李军嬉笑浪女人

话复前言,书归正传,上回讲到,李军转身冲着大沙发上吃得正香的小胜子忙说道:“小胜子,你先呆着,我去去就回来。”。李军说完话也不等小胜子回答,一转身便往三楼台阶方向走了去。当他直接走到三楼懂事长办公室门口时,这才发现侨羽坐在了老板桌边上正怒气冲冲、斥责着一楼中餐厅厨房厨师长孙斌。

侨羽大声地叫嚷着:“你这个厨师长,是怎么当的?啊?进七个头海参,也不知会一声,就自己独断专行,你眼睛里还有没有我这个懂事长了?噢!就这么一箱货,十几万?你猪脑子啊?再说这海参,也不是七个头的?你看看?你看看?这不是五个头的吗?再说七个头什么价格?五个头的什么价格?一根海参差四百元钱呢?你多花了好几万,你猪脑子啊。”。侨羽大声叫嚷完后,脸色通红、双目圆睁、双手直哆嗦,左手拿着一根黑幽幽、紫红通通,长满了疙疙瘩瘩的小刺的东西,一个劲地摇晃着,好像是要打面前低着头的厨师长。

侨羽抬头往远处看了看,李军正从门口走了进来。侨羽看了一下,而后冲着李军说道:“军啊!你可回来了,你看看你手下的?一大早在北仑鱼港,进了两箱假海参,全他妈的,五个头的青头皮货。这回你回来了,你处置吧,他归你管理,你看着办吧。”。李军看了看侨羽一转脸冲着厨师长孙斌看了一下,只见厨师长孙斌低着头、默不作声,即不申辩、也不说话,而是低头无声。

李军也感到了十分为难,因为他与厨师长孙斌几个人关系十分好,平时互相交流做“淮阳菜”的技巧,厨师长孙斌又是李军平时的师傅。今天,他万万没有想到厨师长孙斌会出差错,因为他可是花高价格从五星级大宾馆撬过来的,正因为以厨师长孙斌为首的几位高级厨师掌灶,大金龙吃吧生意才十分红红火火。

于是,李军看了一下厨师长孙斌,一转身走到老板桌前边。他一伸手拿了起来刚才侨羽挥舞着的海参,仔细观察了好一会。这才冲着靠坐在老板桌上的侨羽说道:“侨大哥,你看这海参,明显是用强力胶粘的,别说孙厨师长,就连我不仔细观察,也十分难以发现,这是五个头的青头皮货。你看这样,行不行,扣除厨师长孙斌的三个工资,作为损失。不开除。不解雇。如何?”。侨羽一听李军发话了,一想厨师长孙斌是李军找来的,至少往开一面,再者一说,扣除三个月工资,也基本收回了损失,没有必要得罪人了。侨羽看了看黙不作声的厨师长孙斌,而后冲着厨师长孙斌说道:“孙师傅,不是我生气,十万元的损失,让你说说,如果换了你,当懂事长,你怎么办?行啊,看在你和总经理的交情上,算了,下不为例,如果有再第二次,立即开除,好了,这回就算了。你先出去吧。”。

这时,厨师长孙斌忙点头哈腰地冲着李军、侨羽点了点头,小声地说了一声:“谢谢!”,一转身便走出了懂事长办公室。

李军也一转身走到了侨羽的专用老板椅边上,身体往上一坐、而后又一靠,他接着从老板桌上烟盒里拿起来一根茄烟,又粗又长,古铜色显现出来那南美的厚重、神秘。

“我说,大舌头,啊!你什么时候,改一改一大早上不在大吃吧的习惯,咱们开的是买卖,不是烧烤、酒吧、大排档,咱们当老板的,必须凌晨进货,晚上值班,尤其是咱们的大吃吧,二十四小时营业,三班倒。人员、原材料、尤其是环境卫生,必须达到五星级标准,你说你,早上你又不在、小胜子,又不懂管理,我呢,这一段日子,又十分忙,无心管理大吃吧,你说就这样,天天不是这出事,就是那里出事?你说?几天就得弄黄了不可。这么大的饭店综合体,怎么办呢?”。李军张了张嘴,正想说些什么。可是,一时又不知道该怎么去解释了,他默不作声地看着侨羽。

此时,侨羽也是心烦,看了一下李军,李军也正瞧着他呢,二人四目相对,都默默无语了。好一会,李军耸了耸肩膀先开口说道:“侨大哥,要是没什么事情,我先回去忙拾一下,我进城里去一趟,这不!早上,我师兄,来了一个电话,要我帮助联系一下,他们道观开发的金矿要出卖出售,我还得忙一阵子,这不得联系买主?”。侨羽坐在了大沙发上听着李军说话,听着、听着,顿时来了精神头,他急忙往沙发边上靠了靠,忙打断了李军的话语说道:“哎!军呀,你等等。你刚刚说什么?金矿出卖?怎么回事?”。

这时,办公室门口走进来一个女人,三十多岁、一米七十多的个子,身体偏瘦,一进门口,便银铃般地大声说道:“哎哟,侨懂事长,李经理,都在啊!我来取货款。”。侨羽一转脸看着走进来的女人,二话没说,急忙站了起来冲着女人忙笑着说道:“艾吁,孙部长,来、来、来,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我们大吃吧总经理,李军。”。女人直接走到了办公桌前边,二话沒说伸出那纤细的小手,这才媚眼一展冲着老板椅子上的李军说:“哎哟哟,你就是李总经理啊,早就有耳闻,可惜,无缘一见,今天,终于一见真神了。”。李军一看侨羽都站起来介绍了,他也慢慢地老板椅子欠了一下腰身,伸出右手轻轻地握了一下那细细的小手,顿时,一股无名的恶心涌上了心头。原来,女人走到了办公桌前边时,一股莫名其妙的味道扑面而来,这是一种痱子粉味道,让李军一阵阵恶心、想吐,他一边握了一下小手,赶紧将自己熊掌般的胖手缩了回去。李军十分风趣地、尴尬地说道:“哎呀,大部长,你用的是什么牌子的香水,太香了,我想十分名贵吧?”。

这时,中年女人也将小手收了回去,十分懒洋洋地冲着李军抛了媚眼,柔声柔气地说道:“我叫孙梅梅,是达索公司经营部门部长,哎呦呦,李总经理,你真懂行,我喷的法国利斯荁凌特香水,十分名贵,好几万呢。”,中年女人一边说着话,还一边扭动了一下那水桶腰,而后一转身转向了大沙发上的侨羽。

侨羽一屁股坐在了牛皮沙发上,而后从上衣口袋里拿出来一个小本本,他又一伸手从沙发前边玻璃茶几上拿起来一支钢笔,而后算算点点写了起来。不一会功夫,便将一张银行支票写好了。侨羽这才站起来递交给了这个中年女人,并说道:“哎呀,孙部长,我前几天,太忙了,忘记给你送汇票了,又麻烦你来了一趟,不好意思了,改天,改天,我请你吃饭。”。

中年女人扭着水桶腰,摇晃着屁股走了过去,一伸手接了过来那张银行支票,而后又一转身冲着老板椅上坐着的李军和侨羽一挥手,轻声地说道:“哎哟,侨懂事长、李总,我还有事呢,先走一步了,拜拜!”。中年女人扭着腰便走出了侨羽的办公室。

这时,李军双手捂着鼻子,左手伸展出来一个劲地在桌子上扇动着,并一转脸冲着大沙发上坐着的侨羽大声嚷嚷道:“霍,这整个一个烟雾弹,喷火桶,这是什么味啊,快把我,熏成烧鸡了,这味,还、还、法国名牌呢?好几万,澳,法国人就用这香水啊,这也太…,太!”。李军刚刚发完一阵牢骚,侨羽哈哈乐了起来,一直把侨羽的眼泪都笑了出来。

李军一看侨羽眼泪都笑了出来,他站了起来,一步步学着这个中年女人走路的样子,扭着腰、甩着屁股,有模有样地学习起来。李军这个“邯郸学步”,让侨羽更乐了,一边哈哈一阵子大笑,一边上气不接下气地嚷嚷道:“喂、喂、喂、喂、大舌头,你,你,你知道吗,她的外号叫什么吗?”。

这一阵工夫,李军也不学女人了,恢复了一切平静。他一转身走到老板桌子前边一靠,冲着侨羽忙问道:“她外号叫什么啊?”。

这时,侨羽也渐渐恢复了常态,也不笑了,也不拍桌子了。他冲着老板桌子前边站着的李军说道:“这个女人,原来是公关部的,后来调到经营部门的,外号叫胶皮糖。幸亏你没说什么,要不非把你弄沟里去。”。

李军和侨羽一言我一语,正聊的十分火热之际,小胜子好像一个幽灵一样,悄无声息地走进了侨羽的办公室。当他走到沙发前边的茶几前,侨羽这才一转脸看了一下。李军一看自己兄弟走了进来,急忙冲着小胜子问道:“哎,胜子,你早上怎么进的海货?”。

要知后事如何,请看下回分解

评论